窈窈迢迢

啊朋友

安迷修如果是一种水果,我想把他比为荔枝。
外表远观是晚霞绵延的红,带有大男孩的橘黄,活泼热情,跳跃着浅薄燃烧。不是冲天烈焰的炙热,更像夜晚阅读灯下的暖光。
细看有一粒一粒的凸起,不紧密,但细致地拼接在一起,像保护自己的盔甲,看似粗糙抚摸上去却柔软。想比作龇牙咧嘴的猫,但他分明是乖坐着的,尾巴拾起奉献世界的温柔。
剥开时要毁坏柔软的盔甲,不是很容易,那是极富韧劲的。残忍撕开一角,荔枝的香气四溢,甜似蜜酒,而暖红下露出一线莹白。他本身是很保守的包裹全身的,但偏偏能从这几丝裂纹中看见怀抱琵琶半遮面的诱人。他仅半分泄露,便引人深究。
没有想到,青春锐气未褪的少年郎,内心如此纯粹,堪比高山之上的皑皑白雪。这太洁净,他心神向往并且为之努力奋斗的骑士道立在山巅,正义是万丈阳光,笼盖在山头。所爱之人也必然占有极大分量。戳破光滑透亮的表皮,迸溅出极馥郁极烈的香气与甜汁。吸吮是不够的,你更想吞吃入腹。
第一口使灵魂都震颤了,月光与雪色尚没有它洁白的纯净,为何滋味这样浓烈甘甜?像是饮了一升果酒,上瘾,何止是因为他的甜。
复杂而迷人的味道,交杂在一起,织成特有的魅力。单纯与纷繁齐齐搅混,教你陷入他的眼睛,失落在清冽的眸光里。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