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窈迢迢

啊朋友

【冰秋】醉

“师尊?”
洛冰河捻了沈清秋一缕发丝,暗暗搓弄。发丝黑亮柔软,他爱不释手地轻抚,从左手拨到右手上,将一缕分开成数百根,像是数自己痴缠的情丝。

沈清秋醉得不知今夕何夕,感到头皮某处忽生出一阵麻痒,伸手一拽,迷糊道:“……冰河?”

他摸索着捉住了洛冰河的手,对方立刻紧紧地回握住了,这才觉得安心,吃力地眨了眨眼,眼皮一合欲入眠。洛冰河怕他宿醉醒来头疼,捏捏他细白的指尖,轻声道:“师尊,你醉了。喝点醒酒汤再睡。”

沈清秋眼睛仍闭着,被肺腑处的酒气烧得神志恍惚:“胡说……为师哪里有醉。”不知自己眼角早被清酒点上飞红,是晚霞万里云卷云舒的艳丽颜色。

酒是好酒,美人更胜一筹。洛冰河呼吸都放慢了几分,手指不安分地顺着师尊裸露的脖颈一路点下去。蜻蜓点水式的动作,下手轻,触碰时更轻。他的指尖微凉,弯曲的每一个弧度都优雅,落下时像是在引一圈圈涟漪。身下人像是有所感觉,闹的他晃了晃脑袋,青丝跟着散了满床。

沈清秋勉强凭借多年功力再一次稀里糊涂地捏住了洛冰河的手,嘟囔着让他别闹。乖巧的弟子一向听师尊的话,他恋恋不舍地在师长白皙的肌肤流连几次,于堪堪触碰底线时及时收手。沈仙师摒除一切干扰,终于安心地沉到梦乡里。

睡到一半还是被外力打断了,沈清秋囫囵咽下醒酒汤,险些喘不过气,推开面前的脑袋,抽过枕边折扇就是猛敲下来。洛冰河泪汪汪地嚷着师尊师尊,眼底却是满足的笑意:“师尊今日究竟是饮了多少酒?弟子浅尝便醉了……”

他揉着仙师被吻得湿软的唇,撩开他面上凌乱的发,端起碗含了一口醒酒汤,又俯身下来渡到他口中,待他吞下后不甘心就这样离去,仍缠缠绵绵,唇齿相依间交换了酒的清气。

当世的两位风华男子,不知醉的是酒,还是情。

评论(19)

热度(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