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窈迢迢

啊朋友

【七九】光

他命自己滚。

岳七站在玄关处,脚尖在地毯的卡通竹子图案上画了一个圈。小九喜欢竹子,岳七置办家具时留心了一下这块地毯,虽然沈九没有开口,但也买下了。喜欢竹子的人此刻歪在沙发中,乱发遮了脸,从电视放射的扭曲光影糊了他一身,他很绝情似的没有侧过头,而是盯着手机。手指没有动,岳七知道他是佯装认真,明摆着是不想和自己对话。

岳七知道这次把他惹急了,软声喊他:“小九。”

若是往常,沈九不说立刻消气,也会稍微温柔一点。然而今天没有起作用,大概他心情不好,连哄骗一下的心情也没有。可能心里没有那样怒火冲天,但完全没有表露出来。他只是一言未发,丢了一串钥匙。金属制品碰撞着落地,哗啦啦得弄的两人都心烦意乱。

他终于抬头,却是示意岳七捡钥匙。

岳七哑道:“我去哪里,小九?”

意料之中的没有回话,岳七捡了地上的钥匙,临走前开了灯,屋里亮堂了一会儿,在他轻合上门时又恢复昏暗。

灯泡炸裂后烧灼感少了一些,是以沈九终于留意到窗外的星光,破碎的灿烂还没有电视上的广告刺眼。于是他把电视也关上,最后一点亮光销声匿迹。

·

夜晚风大,岳七没有在意。他坐在公园里,霓虹灯映亮了一片城。

烦恼所致,他无心观赏。这个公园没有路灯,黑暗厚重似暗潮,粘稠地流动。手机屏幕突然亮了一下,隔着衣兜发出微弱的光,与此同时猛烈颤抖着——岳七开的是震动。

他觉得自己也快震动起来了,看来电显示,是沈九。大概他刚拨出便意识不对,直接挂断。手机屏保是打电话的人,信息栏的未接来电遮了他的半张脸。

屏幕亮着,看来一时半会儿是暗不了。岳七在它稍微变暗时轻触屏幕,电子设备突然精神了,白光闪现,其中屏保最耀眼。

明明灭灭。

岳七迟迟不动,看了一会儿时间,忽然往回走。他脚步很轻,像是害怕惊动了黑暗;但又很稳,指尖轻轻拢着几丝微光,像握着一支玫瑰。

·

钥匙插在孔里扭动几下,门乖巧地开了。铺天盖地扑来的是黑暗,不是他想象中温暖的灯光。但有别家的光从玻璃里泄出来,目标是沙发上睡去的沈九。睡梦中的青年不知被轻薄地敷了一层白沙,毕竟不均匀,沙砾似的这边撒些、那边撒些,使他的面容多数暴露在暗色之下;明亮处也不甚清晰,朦朦胧胧,遮遮掩掩。他本就白皙,柔光也格外偏爱他的肌肤,覆盖在他额头和鼻尖,像是在亲吻。

岳七呼吸都放轻了,他蹑手蹑脚地拎了一条薄毯,回来时发现沈九揉着眼睛坐起,看见他淡淡道:“回来了?”

他应了声,用毯子裹住他后顺势抱起,往房里去。沈九任他动作,眯着眼睛回味刚刚的梦。岳七低头亲亲他惺忪的睡眼:“小九,你别生气。”

沈九定定看着他笑开:“傻子,我什么时候生了气。”

“灯泡买回来了没有?”

啊,灯坏了,怪不得没有光。岳七面不改色地往他的鼻尖上印了一个吻。

黑暗里涌动的从来不是暗流,或许是情潮。

评论(6)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