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窈迢迢

啊朋友

【花怜】我来帮你洗白白呀!(上)

*有个大公司的总裁花x掌管沐浴露的仙人怜


01
花城挤了点沐浴露,来不及闻闻清香就和着水搓成泡沫。
他时间紧张,按道理来说一会儿就可以完成洗澡大业。公司很忙,只在半夜留给他一点时间喘息。洗澡放松身体也放松心情,水流哗啦啦冲洗,热气蒸腾,治愈身心。
今天却很不寻常。
泡沫一个接一个冒出来,亮晶晶白花花,透过光线流转着彩虹的颜色——不是说这样不好看,只是泡泡越来越大,渐渐脱离花城手掌,飘在空中停住了。
泡泡里有一个小人。
那人大约只有花城手掌大小,白衣翩翩,仙风道骨,背着一个斗笠,面容白净。平心而论,相貌俊美,非常惹人喜欢。
花城向来不怕灵异怪事,此刻定定盯着他看。看他睁开眼睛,稚子般天真无邪的眸光瞬间击中红心。他站在泡泡里,那泡泡悬在花城面前,所以谢怜一睁眼,先看到的是花城赤裸的上身,下身还没有来得及看,谢怜已经捂住眼睛,慌乱道:“公子先把衣服穿上如何?”
花城两手都是泡沫,黏黏滑滑,穿不了衣服,也不想眼前人失望,于是他退而求次,小指勾了一条浴巾勉勉强强围住了下身,挑挑眉道:“可以了。”
谢怜松了一口气,怪不好意思地放下手,道:“谢谢公子了……”见花城不为所动,又道:“公子不问我是什么人吗?”
花城也在想这个问题,小人儿绝不可能是近代人,谈吐和衣着都不像。他心里隐隐有了答案,还是很给面子地问道:“那请问哥哥是什么人?”
谢怜有些招架不住,这人脸长的太好看,第一眼就会被精致到有些邪气的面容刺到,实在惊艳,于是不敢多看。眼下他又在卖乖,笑得纯良又无害。水珠从发梢滚落,眼睫发丝纯黑湿润,中和了相貌过于精致的冲力,也平息了自己跳得过快的心跳,这才道:“打扰公子了,在下原就是掌管这种牌子的……沐浴露的仙人。然而后来无人购买,使用者少了法力也大减,机缘巧合下附身在这一瓶上,居然被公子用到了,真是……”很有缘分呀。
最后一句谢怜没有说出口,像是他为了增强法力讨好花城多购买几箱一样,但花城仿佛领会了谢怜未说完的意思,道:“哥哥与我,真的是命中注定的缘分了。”
他笑得依然好看,谢怜虽觉得此话有些奇怪,然而却在美色面前昏昏沉沉,居然点了点头。

02
那天早上花城随手转发了一个抽奖活动,中午就来了个电话恭喜他中奖,晚上一个包裹安安静静地待在家门口,里头躺着一瓶沐浴露。
白色的色泽,流水打磨般浑然天成的瓶身,香气隐约从瓶口溢出来。花城没有多在意,随手放在浴室里,半夜洗澡时派上了用场。
然后谢怜就出现了。
就如他二人所说,这是命中注定的缘分。

03
花城逐渐了解了谢怜出现的契机——半夜,洗澡,自己。花总一想到只有在自己面前沐浴露仙人才会出现,便觉得美滋滋,像吃了糖一样。
花城习惯了半夜洗澡,和谢怜从柴米油盐粗茶淡饭聊到天南地北天涯海角。偶然得知谢怜喜欢听小曲,工作闲暇便听“高山流水”“春江花月夜”等等等等诸如此类。整个人非常宁静致远淡泊名利了。
花城半夜哼歌哼到得意忘形时,不由唱了一首外文歌,谢怜听不懂语言,但也觉得好听:不仅歌好听,唱歌的人也一副深情模样。用心去做的事,不论结果,也一定非常动人。
花总得了极高的赞赏,听众非常喜欢自己的歌声,这让他很高兴。喜悦出现得莫名其妙,花城即兴又表演了一曲外文歌,歌词密集,七转八扭地像是在宣誓什么,强势地钻进谢怜的耳朵里,牢牢附在心口上,挥之不去。
再没有一首歌给他这样大的震撼了,谢怜迷迷糊糊地想,头脑不甚清醒,身体却本能地记住了这种毛骨悚然的感动。

04
花城洗澡洗得勤,谢怜法力涨了一些,附在瓶子中的魂魄凝成了实体。
“这么说,哥哥以后可以触碰实物了吗?”
花城围着一条浴巾,水声稀里哗啦的,欢快地流淌。
“话是这么说,但是实际上能碰到东西的是这个。”谢怜指了指沐浴露瓶子,不忍再看,叹道:“唉,什么时候才能真正触碰实物啊……”
“如何增强法力?”
“使用者越多,法力增强的越快。”谢怜摆弄着衣袖,笑道:“可惜,我这是最后一瓶了。”
花城道:“这还不好办?哥哥若是信我,我去生产一批又有何不可。”
谢怜苦笑道:“三郎啊……你可知道制作的原料?”
花城似是想到什么可怕的事情,试探道:“哥哥这是……?”
谢怜平静道:“沐浴露仙人的存在,除你之外天下无人知晓。若无人使用,我只能消散于天地了罢。”
花城默默立了一会儿,一时间只有毫不知情的水声能无忧无虑地流动。
谢怜正在发呆,忽然看见花城伸手去拿沐浴露的瓶子,惊道:“三郎?你做什么?”
花城将瓶子翻来覆去地察看,试图发现一丝一毫的线索。动作还是轻柔,生怕弄痛了仙人。
仙人倒是不怕痛楚,他痒得在泡泡里左右翻滚:“三郎!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做什么?!快放开……哈哈哈哈好痒啊!三郎!!!”
花城闻言很无奈地放下了瓶子,想撕开瓶身上的包装膜一探究竟,谢怜这次几乎是撕心裂肺地喊三郎,花城抬眼望去,仙人发带莫名断裂,发丝披散,斗笠也掉下,水汽氤氲中,更显超凡脱俗,仙风道骨竟也有如此惊心动魄的美丽。
花城的呼吸轻了,他掩好了包装膜,郑重道了歉,几乎是狼狈地逃出了浴室。
谢怜有点担心,但他出不了瓶子外一米,徒劳地坐在泡泡里转了几个圈,又回到了瓶子里。
花城不在身边,他出现不了多久的。
泡沫从不是可以长久存在的,有时是因为他人的牵引而停留在原地不动,有时是因为仙人本人深陷其中,不愿离开。前者是需要情感付出与深重信念的,而后者则是仙人本人的意愿了。
谢怜不想走,更不想消散于世间。他不知道是花城的心意令他留在此地,还是自己早就选择不再离开。
仙人苦恼地想了一会儿,窝在瓶子里睡了。四周黑暗,梦境里却被如火似枫的红衣填的满满当当,谢怜心中升起一点热气,说不好是信念还是勇气,总之,感觉不差就是了。
他很喜欢。
“三郎啊……”




【有沐浴露感觉正经不起来,将就着看看吧233】
假装生产沐浴露的厂家是几十年前制作的,配方绝密。这么多年来渐渐没落,怜怜这是近年来最后一瓶了,花花机缘巧合下得到的(。
不过放心啦,花花最后是有办法解决的,花总厉害!

评论(21)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