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窈迢迢

啊朋友

【花怜】岁月长

*三郎变成了奶娃娃!
*如果岁月很长,那就从最开始的地方开始吧


一切发生的猝不及防。
当时谢怜正在教花城写字,一笔一画讲解得正认真。转过身一看,什么都没有,地上只剩一件红袍,其中还有鼓鼓囊囊一团。
谢怜蹲下身,翻翻找找,从中扒拉出来一个玉雪可爱的小婴儿,抱起来软软一团,又轻又小。像是一朵云,飘呀飘呀,不偏不倚钻进了殿下的怀里。
花城含着手指好梦正酣,谢怜歪着头盯了片刻,觉得心都化了,抱着娃上了榻,熄灯入睡。

三界闻之丧胆的血雨探花第二天醒来时崩溃了,但他此刻年龄太小,连话都说不全。身子变小了,心智仿佛也变幼稚了。花城窝在哥哥两臂间,连撅嘴要亲亲都办不到,委屈得哇哇大哭。
谢怜睁开眼一看就是三郎哭得眼睛红红、上气不接下气的情形。太子殿下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咳,厨房下不得,但也是才情绝世、风华无双的武神,此时揽着小娃娃又是哄又是拍,亲亲小脸儿和小脚丫,好言好语地安慰。
谢怜本身就是柔和到发光的一类人,丢在茫茫人海中花城也能第一眼看见的那种,他勉强从全心全意的大哭事业中抬起眼睛,正巧看见哥哥身上涌动的白色亮光:例如佛光啦,母爱的光辉啦,还有神官自带的圣光。团团光芒笼罩,谢怜身在其中,面若敷粉眉目如画,笑容春风般动人,花城十分不争气地被美色吸引住了全部心神,嘴巴一咧自顾自的傻乐,被谢怜抱过去猛亲了几口。

谢怜发现三郎除了年龄变小、心智变小外没有什么大问题,便放下心去带奶娃娃,乐在其中。
花城几乎是一天一个变化,谢怜每天便在天边泛起鱼肚白时便起身去山下小镇购置一些衣物和小玩意儿。花城某一天午睡醒来,发现拨浪鼓和一串糖葫芦躺在枕边,心上人坐在一旁噙着点笑意看着他,堂堂鬼王和神官大眼瞪着小眼,还是花城败下阵来,沉着脸看着哥哥拿着拨浪鼓摇来摇去,果真像逗弄孩子一样得心应手。
谢怜见花城没有动作,躺在小被子里仰头望天,稚嫩的小脸有点不符合他年龄的沧桑。谢怜见了很不给面子的笑出声,见他望来轻咳一声,道:“三郎,张嘴。”
花城满脸疑惑,还是乖乖把嘴张开了,谢怜凑上去看了看,笑道:“三郎长牙了呢,会有些痒,尽量不要舔它。”
“……”花城翻了个身,气哼哼地继续睡。谢怜见他倦了,就收了逗他的心思,轻拍他的背哄他入睡,嘴里念着童谣,见花城缓缓睡去了,为他掖了小被子,坐在桌前看书。
万物无声,一室温馨。

花城如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在哥哥面前他完全不用考虑那么多。每天看着谢怜为他忙前忙后,心中又甜又暖,尊贵的金枝玉叶为他补足了一个美满的童年,人生再无他求,只希望与哥哥永远幸福地生活下去。
谢怜每天带孩子带的开心,柴米油盐酱醋茶,俗事缠身也不觉得烦恼。两人和和美美地过自己的小日子,终于等来花城长大的那一天。

谢怜买完菜后紧赶慢赶回了家,夜色却不等人,铺天盖地填满了天空,少许星子点缀其中,闪着光,不突兀也不暗淡,简简单单,如此刚好。
推开门,花城坐在床上,满床玩具散乱,那人抬眼一笑,不见了幼童时的单纯无害,一点点邪气更加勾人。
他伸出双手,是在索求拥抱:“哥哥,抱我。”
谢怜直接扑过去,两人瞬间黏为一团。谢怜拿出一个纸包,打开来是几块糕点,他弯了弯眼睛,道:“三郎,你最爱的点心。”
花城联想到那些不堪回首的记忆,委屈道:“哥哥饶了三郎吧。”
谢怜学着他挑了挑眉,故意道:“嗯?”
花城叹了口气:“哥哥此言差矣,三郎的最爱明明就在眼前,望哥哥不要辜负三郎这一片真心才是。”
谢怜红着脸,哪里说得出话,小声道:“好。”
花城道:“哥哥这话可没有诚意。”
谢怜不再说话了,只是闭上眼睛,把自己送了出去。

哪里有桃源,哪里是无间?
只要你在我身边,便是万里繁花锦簇,花朵灼灼,心也灼灼。芳菲正好,烂漫无边。




彩蛋:
谢怜:“三郎,你要不要喝奶?”
花城:“……不用了,多谢哥哥。”
谢怜:“咦,三郎不喝奶怎么身上还有一股奶香?”
花城:“哥哥喜欢就好。”

评论(2)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