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窈迢迢

啊朋友

【花怜】书信

*书信中的仙人怜与他信徒之间的小故事,甜哒
*本篇与风信无关啊!!!


学生之间渐渐流行起一个小游戏。

在特定的信纸上写下自己的愿望,然后烧给信仰的仙人,就可以实现心愿。

总的来说,谢怜原本也是很受欢迎的,毕竟他的形象就远超其他神官。商家印发的珍藏版“太子悦神”很快销售一空,少男少女们对他所说的“身在无间,心在桃源”非常认同,每天放学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在谢怜所管的信纸上写心愿,满怀希望地烧去后便胸有成竹地歪倒在一边,美滋滋地等着愿望实现。

谢怜一般在学校里晃悠,看到他们又是烧信又是祈祷,一边叹他们不听自己的话,托梦了多次只为告诉他们:信件不用烧毁也可以转交给他,一边又尽心尽力地为他们赐福,日夜奔波。

学生们见其他人愿望实现,纷纷涌来购置谢怜的信纸信封,所过之处烟灰纸屑飘飞。他们坐享其成,终不可能实现心愿,恼羞成怒后将罪过扣在谢怜头上。谢怜的信徒来似一阵风走似一阵风,他什么都没有留住,吃力不讨好,骂名倒是背了不少。

谢怜本人颓了一阵子后就没有放在心上了,因为他最近发现了一位虔诚的小信徒。

这个信徒是真的小,还瘦,头上缠了几圈绷带遮住了眼睛,可怜兮兮的。但谢怜觉得他比任何人都要诚心诚意。谢怜让他们不要烧这个那个,他便从来不做这种事;谢怜告诉他们实现愿望不能仅依靠神官的赐福,自己也要努力争取,他便从不懈怠。谢怜看着很欣慰,他自己没有地方可去,跟着他的小可怜回了家。

谢怜看了半天小信徒写信,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坐着看站着看,还飘起来绕了书桌一圈,就是看不懂他在写什么。最后的落款倒是勉强认出来了,他叫花城。

这两个字在落魂神官的心中点起了一点点火苗,燃起一盏明灯。谢怜怔了半响,手指放在心口点了一下,不愿意拿开,就维持着姿势看着信徒写完信,视若珍宝似的塞进信封,封口后吻了吻,放进了一个大箱子里,里面满满当当地装着书信,不必再看,定是要给谢怜的。

花城,谢怜轻声念了一句,光是这个名字就让他全身暖起来了。他深深回望了一眼,转身消失在傍晚的暮色里。

谢怜跟着他跟了八百多天,每天都能收到一封信。但他从来看不懂,只好心中默念:谢谢你,你的心意我收到了。不管是什么愿望,我都会尽力实现的。也不知道花城有没有感觉到,谢怜一般在夜幕降临时出现在他窗外,借着信徒台灯的一点点光撑过黑夜,花城每次淡淡扫一眼窗外,就不再看,埋头苦读书本,晚上写一封信再入睡。

夜空里没有星星,信徒却为他点了一盏心灯。灯不大,不是很明亮,只是在浓重的夜色里,这一点光芒显得格外明亮,对谢怜来说,足矣。

这是再平凡不过的一天,谢怜像往常一样倚在墙头赏月。身后忽然一暖,他便陷入一个拥抱里。

背后的少年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比自己高了一头,此刻他抱住谢怜,脑袋埋在谢怜肩上,发丝垂落,丝丝缕缕挠着谢怜,闹得他心中痒痒的。

谢怜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显了形,少年实在敏锐,几乎在第一时间来到他身边,给了一个这样温暖的拥抱。

谢怜犹豫了片刻,转过身来回抱住他。

夏夜里有蝉鸣,有繁星,似乎有什么不知名的花开了,暗香浮动;灼热的风浪似的涌来,送来一地疏影摇曳的婆娑倒影。两人相拥的时间不长,花城松开了他,拉过谢怜的手,没有说话——或许他真的很想给神明诉说自己的仰慕,但是此刻他心潮澎湃,语言过于苍白无力,竟是无法表达。

谢怜抬起眼睛,看见他如此窘迫神色,便开了口,温和至极,似在哄孩子:“你好呀,我是谢怜。”

花城道:“我认得你。”好像又想到了什么,抿嘴不语,面色不大对劲,微微发红。

谢怜问到:“怎么了吗?”

花城小心翼翼地盯着眼前人的眸子,一字一句认真道:“你是看了我的信,下凡来实现我的心愿吗?”

谢怜心里一松,笑道:“是的呀,你有什么愿望?”

花城的声音微微颤抖:“我想……与你,永远在一起。”

夜色昏沉,流淌了一地少年心事。




小彩蛋:

01
“殿下……我好开心,你居然愿意实现我的愿望。”
“说实话我并没有看懂你的字……”

02
花城的信件上有别于他人的特色不仅是字,还有信封上一只银色的蝴蝶,非常别致,一开始就引起了谢怜的注意。所以说,该遇到的,总会相见。

03
“三郎哎……不要再往信封里塞金箔了,真的不用了……”

04
和谢怜在一起以后,花城依然没有改掉写信的习惯。谢怜一般看着他坦坦荡荡从从容容地写完,看不懂字迹,却也不好意思开口询问,心里纳闷三郎有什么事是不能同自己直说的。
“哥哥太好看了,想抱抱他”
“哥哥的腰好细啊”
“我好喜欢哥哥,殿下保佑我们永远不离不散”
“今天和哥哥结婚了,殿下,今后有我陪你”



花怜一定要好好的!你们要永远在一起!(;´༎ຶД༎ຶ`)!




评论(11)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