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窈迢迢

啊朋友

【花怜】画师(上)


皇城中最近来了位画师,据说画功超群,一时间声名鹊起,引无数人侧目。
国主非常好奇,遣人去请这位画师。
画师说:“我可以来,但我想为太子殿下作一幅画。”
国主没有不答应的道理,摸着胡子笑眯眯地想这孩子真上道。


画师被请进皇宫里。侍从们引他入了太子殿。
谢怜老老实实端坐在殿里,他得到了父亲的指示,心中虽然不情愿,但还是遵循母亲的意愿,换上了最华丽的衣服。
一名红衣少年悠悠进殿了,他抬眼看去,与谢怜的目光在空中交汇了一瞬,他不能容忍似的别开了视线,不敢多看一眼,哑声道:“殿下,换一套吧。”
谢怜被画师的好相貌惊艳了,闻言没有反应过来,讷讷地问了一句:“什么?”
画师没有了进殿时的泰然,低头盯着自己的靴子,半响道:“殿下换一套吧,在下学艺不精,画不出您三分颜色。”
侍从们早已退下,殿中只剩他们二人。谢怜呆了一瞬,觉得很不好意思,将华衣揉了又揉,搓了又搓,也低头闷声道:“你……你也好看。”
画师惊讶地抬头,只看见高贵的太子殿下溜回内殿的身影。


等谢怜换好常服出来时,便看见那名少年调试着颜色,对上画师的目光,他顿时不知道手脚该如何摆放。
画师低低地笑了一声,叹道:“殿下不必紧张,大可相信在下一次。您风华无双,在下是绝不可能将您画得难看的。”
谢怜觉得更紧张了,他应了一声,坐在画师对面的椅子上,见画师眯着眼睛打量自己,拿出纸笔勾勾画画,便不免又有些局促:这少年的目光太专注,自己真的有些应付不来。太子殿下如是想着,动作愈发僵硬。
画师见此挑了挑眉,搁下画笔道:“殿下为何如此放不开?可是三郎太过放肆了?”
谢怜心道:原来他叫三郎。
三郎又道:“殿下能不能让在下为您调整一下姿势?”
谢怜本就觉得自己发挥不太正常,耽误了他的时间,心中很过意不去,闻言点点头,大有解脱之意。
年轻的画师见殿下允许,便笑着走上前去。少年人眉目如画,在烛火下忽明忽暗,更显神秘,是一副绝世的好模样。谢怜看着他走向自己,一步一步迈得轻快,觉得自己岂止是发挥不太正常,他整个人都不是很好。
三郎已经走到他身边了,他垂下眼,轻轻握住了谢怜的手。谢怜一怔,只觉得手心一阵凉意,抬头看去,三郎似在琢磨如何摆放姿势,见谢怜看来挑了挑眉,又是一笑。
谢怜顿时不敢动作,呆滞地坐好。
三郎却不准备放过他,他时而撩撩谢怜的黑发;时而捧住谢怜的脸,动作轻柔地摆成一个角度;时而将手放在谢怜的肩膀上,微微摇晃,谢怜顺着他的力道一转,他便松开手,调皮一笑,谢怜叹了一声,心道不和他计较。
红衣少年却要纠缠到底似的,喊了一声殿下。
谢怜不敢抬头,“嗯”了一声。
少年的声音突然从上方传来,细听还有些委屈:“殿下可不要怕我,在下绝无恶意,只是觉得殿下与我太为生疏,怎么都放不开,为了画面着想,三郎只能出此下策。”
谢怜听的有些愧疚,连连点头,却没有看见少年眼中深深的笑意。
三郎又道:“我与殿下谈不上熟悉,不如与殿下相处几日再画?那时定能使您满意。”
谢怜鬼使神差地应下。

评论(8)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