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窈迢迢

啊朋友

今日何事?【3】

魏婴和他大嫂沈清秋很有共同语言,两人经常在微博上你来我往的互怼。以往大哥洛冰河护着沈老师,羡羡调侃对方尚存三分余地。后来有了蓝湛,羡羡恨不得连退九九八十一步,根本舍不得在蓝二哥哥面前耍花腔,只想不分昼夜地撩拨心上人。无人与他瞎侃,魏婴又是个闲不住的人,念着三弟花城无人相伴看护,便天天与他争辩斗嘴,倒是将花城练得钢牙利齿滴水不漏,旁征博引妖言惑众。
花城想到这段经历,一阵牙酸:可叹他学富五车满腹经纶,看见心上人还不是小心翼翼强作镇定只敢玩珊瑚珠小蝴蝶?

魏婴第一次看见花城带着谢怜来家里做客就觉得有戏,对蓝湛挤眉弄眼,借口有事中午未到便出了门,独留两人在家。
晚上,蓝湛携小娇妻回家,谢怜已经离开了。魏婴喝醉了还不忘问三弟进展如何。
“什么?!”魏婴惊道:“你就给他介绍了一下午我国的近代史及重要的历史人物?!”
花城摇摇头,满脸羞红地说:“不,还吃到了哥哥做的饭。”
魏婴掀起锅盖,无语片刻,揉着眉心道:“果然如你所说,是位金枝玉叶的贵人。”花城点点头,一脸幸福,取出一枚录像小蝴蝶,连接到电脑上翻来覆去地看谢怜做饭的场景,看够了,才恋恋不舍地将视频储存到一个文件夹“永志不忘”里。
魏婴拍拍他的肩,做无声的鼓励。

跨年夜,漆黑的夜幕被绚烂的烟花点缀,黑夜的长河中绽出这明亮夺目的火花,璀璨夺目。
华灯如雨,月明高升,天边风景正好,洛冰河蓝忘机皆有温香软玉在怀。花城一人躺在冰凉的被窝里,迟疑许久,才给谢怜发送了一句新年快乐。

殿下,来年也请你关照了。

评论(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