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窈迢迢

啊朋友

乱七八糟的话,随意说说了

*会浪费你们时间诶 真的要看吗

我走了,考高中去了。靠cp怎么这样好吃,脆皮鸭怎么这样香,你们怎么这样好,手机怎么这样好玩
还是要走,不走就舍不得了。感谢鱼桑,感谢蝎哥,感谢生生,感谢卿卿,感谢66,感谢糊糊,感谢安之老师,感谢你们所有,感谢我258个粉们。排名不分前后(?),想到哪个说哪个了。真的好喜欢你们
写画师的三天涨粉超级快,状态也好。收到了第一份喜欢,来自一个不知名的网友。开心又幸福,我想我要一直写下去。
然后写七九,写冰秋,每一次写都是不一样的感受。开学了时间好少,还是在写,每天几个字的进度,沉浸在天官的完结里,这时开始被安利雷安,慢慢地开始吃。
花怜是初心啊 怜怜救了我好多次,怎么有这么好的人啊。感慨有很多,感谢也有很多,存在于墨香笔下的爱情,从冬天到夏天,我一直记得
依然感谢大家都在,第一次被喜欢,第一次被转载,第一次被鼓励,第一次被推荐,太多的浪漫和故事发生在这里,妙不可言呀
安安好可爱,小久也好可爱。
后来看了别的作者的文,感谢耽美,我真的好喜欢他们,男孩子之间的爱情立于同一高度,性别平等,不存在我应该怎么做,你应该怎么谦让我,都没有,我爱你就或坦荡或疑惑地爱你了,被他人质疑,被社会质疑,没关系呀,我爱你。
我爱你。
啊随便说说话。只能和你们说的话。
好好学习啊 还是要学习,好累啊可是我好想考喜欢的学校啊,努力了鸭!
老福特,卸载!
要走了,明年六月再次相见希望是我回来汇报喜讯!
感谢,以及祝你们生活幸福❤️

在这个神圣的日子里!!
我!!!!260辣!!!!
好快乐!!!!!!!感谢大家一直不嫌我吵并且智力障碍!
亲爆❤️!!!!!!!!!!!!

宝贝怜怜生日快乐🎊🎈🎉!
我爱你一辈子啊啊啊啊啊!!

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温柔啊……
想与怜怜共赏一片星空
无论多少次都会觉得怎么会有这么棒的人啊,唉,是神仙呀。

【花怜】回目

*不甜,dao
*花城视角


^
他梦了好多。他走在后面,前方一人红伞白衣,花城盼他回目,盼他对自己一笑。可都没有,他走的更稳也更快了,身后衣摆一扬,空中像飞走的白鸽,他抓也抓不住,失落感太大,兜头浇了他一脸。

他惊醒了,眼角挂着未干的泪。窗外电闪雷鸣,风雨大作,从半开的玻璃窗内自如地倾洒进屋,水线在地板上流淌绵延。

花城不想动的,手脚冰凉,被子并没有暖和到哪里去。大脑僵着,与手脚一同摆放在冰水里浸泡似的,迫于主人的要求,它不情愿地转了一下。他立刻回想起被风呼呼吹鼓的,像帆一样,被雨落尽湿的帘子,是那个人置办的——由于想起名字便如针扎一般疼,他还是直呼为“那个人”吧。那个人牵着他的手,那时他的手也是冰凉,但他什么都不怕,什么都不担心。那个人安排好了一切。

一字一句地安排,还要嘱咐他照顾好自己,温声细语,不必多言,笑容暖了心窝,心意沉了肺腑。他怎么回答来着?

“好。”眼睛移都不移的,花城不自然地捏着衣角。

答应了就要做到。他趿着鞋,踩着积水去关了窗,力竭一般立着不动了,站着往下看。楼下栽了几棵树,风过不停,不矜持的连连晃动。树下搁着花,白色,那个人钟爱的。花城亲自买过来,后来就不是他照看了。此刻风雨中被打得支离破碎。他下楼去把花搬上来,一屋的雨水泥水,他心中道了抱歉,想着一会儿再收拾,不要生我气啊。然而失了魂一样的不知道是哪个,楼梯几次差点踩空了。

他打着红伞,在树边生了根一样一动不动了。伞遮了他和树苗,雨水依然能触碰到他,和着风,四面八方来,淋落他一人身。

花城将伞支棱在地上,勉强为一株野花遮风挡雨,自己和树索性淋了个透彻。他等了好久,等一人执伞来,要红伞,要白衣,笑面温柔,白衣出尘。一切渐渐都静止了,雨也停了,风也停了。云层间你推我让地挤出了半枚太阳,像鸭蛋黄;鸟儿飞出暖巢,唧唧啾,啾啾儿。

他渴望融进这一院生机中,可他的回目早就结束了。

谢怜。他心说我只有他,我只要他。


——

回目一词多义

花城主生日快乐!!!
献上小白花,希望你和你的神都喜欢!

【花怜】高空坠物(上)

*打起了我的退糖鼓
关于棋错一招和落子无悔

——
谢怜今天没有带他那个珍稀棋盘上课!普天同庆!

谢老师班上学生跟疯了似的又闹又叫,教导主任裴茗悄然无声地飘过来趴在窗口,揪走了几个男生,威风凛凛地出了门。全班同学抱着“终于走了”的好心情激情目送他跨出教室,眼睁睁看着主任扭头朝漂亮女生飞了几个眼神,终于忍不住碰咚一下摔上被纸板填充的门板,继续欢呼以后上课不必再为谢老师神奇的教学方式憋笑。

谢怜站在门口观望半天,叹了一口气快步走上讲台,在黑板上刷刷写上:开始成语接龙。

这本是治理小兔崽子们的有效措施。随着飘逸的“龙”字落下后,班中回荡着空落落的绝望。首位同学站起来后大声道:“请问老师——”班上又一次炸开了。
第二位同学仿佛看懂了他面上皮皮的笑容,会心一乐,接替他说完:“为什么要——”紧接着第三位第四位同学纷纷抢着接道:

“丢棋盘呀——”
“老棋盘他——”
“做错什么——”
“孩子无辜——”
“有气这撒——”
“我艹楼上——”
“是不是傻——”
…………

谢老师震惊了,有气无力地任由他们闹。孩子们学习压力太大了,逮着机会就疯玩,此刻燃起来轰然笑声,张嘴闭嘴都是棋盘棋盘和谢老师,眨眼功夫就接满一圈回来,主动权终于回到了谢怜手上:“大家请安静!安静!”

没有用,整个楼层都受到了影响。裴主任推开一点窗,朝谢怜挥了挥手,他犹豫了一下,在裴茗的疯狂暗示中出了教室。

裴茗表情有点凝重:“谢老师,有个不好的消息。”

谢怜背后是窗,窗后是群魔乱舞的景象,他的声音在身后的笑声中几乎细不可闻:“请说。”

“你们家那个表弟,出事了。”

——
表弟几月前来他家,上天入地到处肇事。谢怜当面说几句他便装模作样乖一会儿,人后又开始闹腾。

熊孩子对他视若珍宝的棋盘非常好奇,听闻谢老师上课非常有情调地一边落子一边点名——棋子上有同学名字缩写,抽到哪个算哪个,非常……不公平!小调皮蛋们下课后团团围住谢老师,乐于奉献的同学抛几个问题吸引住他,其余人发了狠似的将有自己名字的棋往底下码,你来我往兴风作浪。戚容听人家笑着说完后眼睛瞬间亮了,抱着棋盘爱不释手地玩了几日,谢怜经过长期观察后渐渐放心了。那天他准备亲自下厨,戚容一脸惊恐地跑进他房间拿了棋盘,溜进阳台。

阳台不大,堆满了花花草草而因此显得杂乱。戚容一向讨厌谢怜做的食物,第一次吃掀了碗和桌子,被人民教师说教了几个小时,敢怒不敢言。骨子里的调皮因子不甘寂寞地踊跃蹦跳,小孩怀着纯真而恶劣的想法,开始仅仅是想报复几顿不好吃的饭菜。

戚容推开阳台的窗户,迎着对面人家惊异的目光一笑,双手无力似地松开了。

高层之下,霓虹灯与车水马龙,葬送了不知是谁的一生。

——

警官很客气地打了招呼:“谢老师,今天上完课了?”

已经不早了,夕阳垂坠一片暖黄。其实不消裴茗多说,谢怜心里很清楚这回事。他只是担心学生学业,今天是从警方层层监控下请求回学校上课的。一整天浑浑噩噩,这个名叫灵文的警官很体谅他,口吻一直比较温和。今天也是她负责招待谢怜。灵文为他倒了杯水,问到:“要去医院看看受害人吗。”

她笃定他会去,于是连茶叶都懒得放,毕竟谢怜喝不了几口就匆匆要走。谢怜点点头,扭头就往门外走,灵文喊住他,对他晃晃手机,荧光闪的谢怜眼花:“……怎么了?”

灵文笑着指了指屏幕:“谢老师,你可以不用来了。”

谢怜凑近看清了上面的聊天记录,“君吾”两个字明晃晃的呆在左侧的聊天区域,最后一句是:将棋盘还给他。

棋盘是君吾赠的,他一直非常喜欢。今天除外。

——
少年没有穿蓝白条纹的病号服,一动不动躺在床上,红衣透过单薄的白被单,比鲜血还要红艳几分。谢怜几乎喘不过气。他照旧坐在床边的凳子上,看他闭着眼睛、极好看的脸白纸般空白。

他就是花城。

谢怜联系不到他的父母,档案显示他自小孤苦伶仃,这些年过来肯定很不容易。戚容这次犯下大错,听医生说这孩子活下来就是侥幸,试探着让谢怜准备一下后事。他怎么可能答应!君吾彻底不管了,只是反常地护着戚容。谢怜找遍了大大小小的医院,将花城送进去,请了人员看护。结果上午来的晚上就离开了,无一不是觉得这孩子气场诡异,还好心好意地劝他:谢老师,人也是倒霉,被你亲戚家小孩高空坠物砸到了,但怎么也怪不到你头上,你这不是吃力不讨好吗。每个人都这样说,谢怜像是没听见一样,今天他递了请假条给校方,准备亲自弥补。

花城住的是单人病房,半张脸绑着绷带。谢怜半响回不了神,往前带了带椅子要去抚他苍白的脸。怀里抱着棋盘不好动作,坚硬的角抵着谢怜腹部,他低低抽了一口气,分给它一个眼神,目光在木质盘面上流连了几处裂痕,渐渐涣散。

棋盘格子里忽然有了血的色彩,魑魅魍魉群魔乱舞的影子齐齐晃过,谢怜闭了闭眼,怀疑是疲累所致。但当他再次睁开时,那些血色的残影依旧存在,且愈加狂妄地放肆晃动。有一个尤其胆大,将自己丑陋不堪的面部贴在线外,离谢怜指尖不过堪堪几寸,他狰狞一笑,凹凸不平的皮肤上似乎又浮现了几张人面。脑内闪过几幅场景,谢怜如丢烫手山芋一般扔下棋盘,待它咣当落地后无力地瘫在椅子上,呼吸困难。

眼前景象似乎轮番变化,走马灯一般飞速闪现。群鬼的哀嚎,尸体横斜遍野,铺天盖地的血,刀光剑影电闪雷鸣,似乎还有洪钟敲动的声响。

他不知道应该看哪里,因为遍地都是未寒的尸骨;他也不知道是否应该捂住耳朵和口鼻,刺耳的、尖利的声音和铁锈似的血腥味灌满了听觉和嗅觉感官。随即他觉得清风拂过,面颊感到丝丝冰凉。顺从本心,他深深呼吸了几下,顿感舒畅许多。

谢怜像鼓足了气的皮球,怀了仅存的科学思想,看向病床上窝着的人。那少年不知什么时候坐起,一只手像是要捂谢怜的耳朵,被发现后灵巧地偏过目标,替他撩了撩耳畔的发丝,收回手时笑了笑,看上去甚至有点乖。

他盘腿而坐,不符合这个时代的红色长袍撩至膝盖上方,露出小黑皮靴上的银链子,细碎的银衬着他红衣的下摆,显得鬼气森森。

谢怜一口气刚缓过来,又提了上去。他佯作不动声色,端坐在医院锈迹斑斑的白色椅子上,不自然地扯了扯衣摆:“你是谁?”

花城一手托腮,闻言低笑着伸出手指绕了绕头发,不紧不慢道:“哥哥,如你所见,我是一名厉鬼。”

——
谢怜每日奔波于寻找戚容的下落,华灯初上万家齐点起灯火时他才回到病房,花城规矩地躺在床上睁着眼睛,视线从下往上扫视一遍,无奈地起身替他削苹果。谢怜沉默着看着少年落在雪白被铺中的身躯,与他刹那脱离而出的孤魂。心情低至谷底,他一向认为自己无所不能,现实却将他击得七零八落。

花城也不说话,将苹果递去便自顾自地倒了一杯水喝,抿了几口又放下,走到窗边拉开了窗帘。明月与霓虹灯的光瞬间倾下,将他的身影勾得朦朦胧胧。谢怜捧着一个苹果兀自发呆,忽然听见了一声叹息,他回过头,看到少年调皮地冲他眨了眨眼睛,然后兀自唱起了歌。

语调音色都深情,配着一轮夜色刚刚好。谢怜从没有听过这样一首歌,既考验演唱者口齿之间的默契,也为难聆听者的心神。毕竟很难不喜欢。繁杂琐碎的歌词远比生活里的小事有趣的多,华丽圆滑的颤音抖落的何止夜空中的繁星。少年迎窗而立,凉风徐徐吹过雪白的窗纱,呼之欲出的心思随音符飘远,飘远。窗外是人间烟火几千家,无一不沦落为斑斓的画纸,主角是歌手的唱词,浓勾淡抹地作画,吟唱一出人间好景;音阶洒落在街市,伴随他特有的异域腔调松懈旁听者紧绷的神经。

谢怜闭上双目,没舍得,又睁开了。入眼是对面少年眼中的亮光,比高楼下的通天明光还要耀眼。谢怜被刺痛流泪,内心暴露在烈日下,其中的柔软甚于恍惚中可见的雾气朦胧的眼眸。因为是深夜,因为这千盏万盏的灯中无一属于他,但这一首歌似乎完全慰藉了他,以至于每夜无一例外浮上来的消极与孤独都散失在茫茫夜色中了。两个孤独的魂魄紧贴在一起,汲取着彼此捧在心尖儿上尚在颤抖的愉悦,

这是怎么了?谢怜耳边是风,送过来温柔的歌声。

——






终于写出来了(没写完)是八百年前@- 云深一只胡随时都在周考 - 的点文!脑丝本来点的运动会er但!我不争气!(爆哭)就随便写自己想写的了……(过于任性了!被打死;´༎ຶД༎ຶ`)拖了那么久她一点都不嫌弃还温柔的鼓励我!感谢她!爱生活爱糊糊!

【统一回答】怎么才能写好一把刀?

感谢老师!!!

凛冬压力山大的季节:

注意,这篇文非常主观,请批判性阅读。

想转就转,明天就删

一直以来都有很多人问我这个问题,我一般都拒绝回答,因为三言两语难以说清。

我写刀并不算好,远远没有到登堂入室的地步。但是我写了将近六年同人,也研究了六年的刀子,在刀派上我应该也算很多初踏刀道的小朋友的前辈吧,既然这样就把我的一些经验和个人走过的歪路给大家分享一下吧。

首先,我来谈谈我个人(划重点)认为非常low的刀。

一.猝不及防刀

这类刀是怎么回事呢?举个例子,在全文没有任何伏笔暗示的情况下,作者写了百分之九十九主角间的甜蜜恋爱,然而在最后毫无预兆地让其中一只车祸挂掉,火灾挂掉,绝症挂掉……以图让反差给读者造成猝不及防的效果,从而留下深刻的印象……

别,千万别。

二.为虐而虐刀

这类写手没有那么调皮,文里的悲剧氛围的确有迹可循,不会猝不及防给大家喂屎……因为他们从头到尾都在喂屎。

这类写手可能控制不住自己的抖s之心,把所有你能想到的悲剧都加到主角身上,父母双亡,没车没房,身患绝症,头顶草原……这些都是小意思。主角的悲剧还往往体现在自己身边的人身上,如果是好人就莫名其妙挂掉,如果是坏人就一个劲虐主角,再加上莫名其妙的误会之类的……但是笔者由于现实经验的缺乏,自身笔力的不足,主角的悲剧往往不能引起共鸣,反而会带来一种荒谬的感觉。

这个也别,千万不要。

三.华而不实刀

这类写手往往文笔有亮点,但是故事性却不足。往往的,她们控制不住炫技的心,想用文笔点亮全文,却造成了反效果。

举个例子,就比如说,笔者的主角只是摔伤了手,但是笔者却非要营造出主角死了全家的气氛,用一些非常不贴切的笔法。这样除非你文笔好到了天上,只会让读者一脸“有必要这样吗??”的懵逼。


好的接下来我会说几种我喜欢的刀。

一.命中注定刀

二.死循环刀

三.上帝视角刀。

前两种熟悉我的文的朋友应该都知道是什么,我就解释一下第三种,也是我最喜欢用的刀。

上帝视角刀虐的只有上帝视角的读者,故事里的人往往因为信息的不足而怀抱希望,而上帝视角的读者们因为能看清全局,知道是个死局而绝望。而在看到不知情的主角们时,这样的反差会导致绝望又加深一点……

但是以上三种刀都不算是初级刀了,新手请量力而行,这几种刀磨刀难度很大,不抱着秃头的觉悟就不要尝试了。

最后说一下我认为的刀手的职业操守是什么。

一.真情实感,爱惜笔下每一个人物


可能有人会好奇,为什么刀手需要爱惜人物呢?我们不是要虐他们吗?

曾经有一个理论是写手感到的情感只能传递十分之一给读者。虽然有点夸张,但是的确是这个理。这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你要比读者十倍的爱人物,十倍的希望他们he,这样才能在失去他们时感到十倍的痛苦,这样才能让你读者达到理想的悲痛值。



二.要有逻辑,人物智商不能掉线

你必须珍惜你的每一个角色,不能让他们的智商突然下线。在你的屠刀落下前,问自己三遍。

“主角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除了这样别无选择了吗?”

“他能不能再抢救一下?”

如果回答是否,好的,尽情虐吧。如果回答是“有其他办法”,那就刀下留人……才怪呢,你又不是糖手!

正确答案是重新设定场景,让“虐”变成这个场景最好的选择。

三.会写糖

刀手必须会写糖。写写糖,对打开你的思路是有帮助的,可以让你磨刀时看到更多的东西,也能让你的刀文不再单薄。

总之好的刀手必须会写糖,写得还不能比糖手差。

好的我总结一下,我眼里的(重点)好的刀手需要兼备强大的逻辑和细腻悲悯的内心,布置要情节时冷漠理性,描绘情感时感性细致。


希望这个胡说八道对所有打死不愿放下屠刀的道友们有帮助~可以转,虽然并没有什么好帮助。




安迷修如果是一种水果,我想把他比为荔枝。
外表远观是晚霞绵延的红,带有大男孩的橘黄,活泼热情,跳跃着浅薄燃烧。不是冲天烈焰的炙热,更像夜晚阅读灯下的暖光。
细看有一粒一粒的凸起,不紧密,但细致地拼接在一起,像保护自己的盔甲,看似粗糙抚摸上去却柔软。想比作龇牙咧嘴的猫,但他分明是乖坐着的,尾巴拾起奉献世界的温柔。
剥开时要毁坏柔软的盔甲,不是很容易,那是极富韧劲的。残忍撕开一角,荔枝的香气四溢,甜似蜜酒,而暖红下露出一线莹白。他本身是很保守的包裹全身的,但偏偏能从这几丝裂纹中看见怀抱琵琶半遮面的诱人。他仅半分泄露,便引人深究。
没有想到,青春锐气未褪的少年郎,内心如此纯粹,堪比高山之上的皑皑白雪。这太洁净,他心神向往并且为之努力奋斗的骑士道立在山巅,正义是万丈阳光,笼盖在山头。所爱之人也必然占有极大分量。戳破光滑透亮的表皮,迸溅出极馥郁极烈的香气与甜汁。吸吮是不够的,你更想吞吃入腹。
第一口使灵魂都震颤了,月光与雪色尚没有它洁白的纯净,为何滋味这样浓烈甘甜?像是饮了一升果酒,上瘾,何止是因为他的甜。
复杂而迷人的味道,交杂在一起,织成特有的魅力。单纯与纷繁齐齐搅混,教你陷入他的眼睛,失落在清冽的眸光里。